论坛   泸州俯瞰   童年往事(观音寺篇)
返回列表
12下一页
查看: 15617|回复: 32

童年往事(观音寺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30 11: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钦弓。 于 2021-7-30 14:22 编辑

    五八年,我已经7岁了,母亲说:“这么大也该上学了,送你到姨妈那里去吧”。姨妈家在距大渡口镇十多里地的乡下,她是一位乡村教师。清晨5点钟,天下着蒙蒙细雨,泸州长江边上靠三码头的“民生”号客船按时出发了。上午10点船到了大渡口,雨已经停了,那时江边没有码头,只有靠小船接送上下船的客人,轮船就停在江心。小船划过来了,送来上船的人,再把我们要下船的人送到岸上,这叫“递漂”。大渡口镇是在长江边一大片冲积河滩上建立起来的小镇,环境幽静风景如画。出了镇,乡间大路旁全是一大遍一大遍平整的农田。走过几里少有起伏的平坝,前面出现了一条小溪,小溪有十来米宽,溪边蜿蜒着有一两米高的陡岸,那水在静静的流淌,清澈见底。站在小石板桥边上往下看,可以看见一群像筷子般长短的麻杆子鲳鱼在水中游来游去,一点也不怕人,偶尔有鱼露出水面,溪水就荡起一圈圈的涟漪。跨过了桥,路就有坡度了,沿着弯弯曲曲的小道,路越来越陡,是在上山了。姨妈的家就住在接近山顶的地方,那是个庙宇叫“观音寺”。沿着崎岖的山路一步一步的往上爬,青石板铺就的路湿漉漉的,人走得多的地方路面上有一个个的脚印坑,光溜溜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踩过了多少年,时间一定顶远久吧。脚踩不到的地方石板缝里长满了小草和着青苔,一簇簇的绿绒绒的煞是好看。道路沿着山脊向上延伸,左边是陡峭的山谷,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灌木,地上的葛藤铺满了林地的空间,还有的一圈一圈缠绕着树干,爬到了树稍的顶端。右面是不算太陡的坡地,沿等高线一个台地一个台地的向上分布,台地上种满了包谷和高粮。爬山已经累了,道路前面兀突冒出一块巨大石岩,是那种红沙石,有地方叫它“红岩”挺有名气的。一条道路硬生生的从山石的肚里琢开出来,那一段路有二三十米,夏天特别的凉爽,常常有路人三三两两的在岩腔里靠着石璧小憩。红山石上长了一棵很大的黄葛树,它的根系布满了石头,石的每一条缝隙里都能看见它粗壮的根,正所谓:咬定青山不放松啊!巨大的枝条向四周展开,慢慢的,绿叶把半个山都覆盖了。还有几十米就到山顶了,真想在山凹里歇一口气,靠着石璧躺一趟,还没爬到山石跟前,道路右边陈艾丛中突然出现一段宽大的石台阶,那是用条石砌成的,非常规矩,不是前面走过的那种稀稀拉拉的石板路。母亲说:“到了!到了!”,啊!“观音寺”就在我的面前,在绿树枝叶的影映下,爬山累了的我还真没看出来。攀上二十几步石阶,前面是一个半圆形的月台,月台大约有30多平米,全是用石板铺砌而成的,台面高出山间台地有二米多,月台周边石墙上长满了蕨类植物,有一种做“金狗儿”的其蕨根粗壮,趟若扳下来一坨也足有拳头般大小,上面长满了金色的绒毛,模样和“金狗儿”这名字特别相配,据说这还是一味有名的中药,专治跌打损伤。站在月台的中央往上看,宏伟的庙宇就在眼前,高大而显得有几分破败,高高的石台阶足足有几十步,长度有十来米吧,从月台爬上第一级台阶,就进了寺院的山门。进得门去两侧是宽大的前殿,但是空荡荡的,菩萨和佛像也不知去哪儿了,左边的殿里还是有个老和尚在哪里做香,粗壮的双手捧上几十根竹扦,往香灰里那么一扑腾,散开,香灰就挂上了,真是奇妙!过了前殿,就上了第二级台阶,第二级台阶比第一级宽少了些许,但也有6-7米宽吧,台阶的两端侧面是堆砌而成石墙,石墙上面就是厢房了。过了第二级台阶,就到了寺院的中心“大雄宝殿”,里面有几个宽大的石柱础,顶着一抱粗细圆木柱,仰头可以看到高处的粗壮房梁,渃大的大殿有好几十平方米吧,可是也没有见到一尊佛像,倒是两边的墙上画满了璧画,像是玉皇出行,得道升天之类的,反正小孩子也看不懂。大殿两侧都是厢房,禅院左右对称。我们往右拐,走过了一段宽有一米多,两边镶着木板墙的过道,里面豁然开朗,这里的房间前面都有宽大的石阶,围绕着一个大大的天井,过道两侧各有厢房三四间(老师住的)是在天井的前端,天井两长边是禅房(那是教室),天井的末端,两个对角处左边是厨房,右边是老师的办公室,中间有一道门直通后面山上。听到我们的说话声,姨妈从厨房迎了出来,她穿着蓝布白花的衣衫,粗布的围裙从胸前挂到了双膝,两条羊角辫摇摆着披挂在耳边,双手还是湿淋淋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待续)
4a6d68cf3dcfd190fdd65d4deec6f68.jpg
发表于 2021-7-30 14: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7岁,记性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30 18: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送别了母亲,姨妈说:“明天该上学了,把你的东西整理一下吧”。我的书包是妈妈用茵丹布缝制的布袋,用布条扎了两根长长的带子,可以斜背到腰旁。里面就只有两本书,两三个本子,两只铅笔,还有一把军绿色外壳的折叠小刀。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是未知,我心中难免有些忐忑,孤独感犹然而生,我望了望姨妈,看见她直溜溜的眼睛盯着我笑,是那麽的温暖那么的慈祥,我的心一下释然了。
大慨八九点钟的样子,同学们都稀稀拉拉的到齐了,我们班是一年级一班,黄老师教的(姨妈),对面禅房是三年级一斑,是敖老师教的,这里的学校只有2个斑,老师从一年级教到六年级,教师都是夫妻两人同教一个斑。我们的教室是靠山那一面的禅房,房外是两三米高的山崖,崖上长满了脆绿色的苦竹,房外面有石板铺就的散水,散水旁边是沙石上开筑的排水沟,那沟里涓涓的细流不管天晴还是下雨,永远也流不断。
禅房做的教室宽有6米多,长有7-8米吧,讲台是个木头钉的台子,有二十公分高,讲台的墙上挂着一块大木板,用黑漆刷了表面,依稀记得教室里每排有四张课桌,两两排列中间留有一米宽的过道,櫈子是那种可容两人坐的板櫈。我坐在第三排靠天井的位置,光线要比靠山那面好多了,我环顾周围的同学,一个也不认识,但毕竟是小小孩,很快就打得火热了。农村的小孩都穿的破破烂烂的,清一色的赤脚,书包也是五花八门,有布袋,有木箱,有的干脆提个米袋,还有藤编的书包,那可是正规的东西“宝贝”,可能上一辈就是读书人吧!
随着房檐下斜吊着的钢板噹!噹!的敲响,同学们渐渐安静下来,黄老师走上了讲台,她二十多岁,青春焕发,阳光朝气。讲了些什么?我也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老师说:“零是什么?。。。。。。就是啥也没有!”然后就讲到一,二,三,四,五。。。。。。的慨念。回想起来这些知识现在怕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也都不屑一顾了吧。但那时七岁的我才第一次有了数字的慨念,最让我难忘的还是语文课,那篇:“小小的船”小小的船,两头尖,我在小小的船里坐,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是啊!时光已经远去,过去的事情就像那遥远的星星还在心中一闪一闪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30 21: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的故事,远去的记忆,也有些模糊了,谢谢!外孙看了我的故事,嚷着要到“观音寺”去看看,我说:明年吧,到春来花开的时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10: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送别了母亲,姨妈说:“明天该上学了,把你的东西整理一下吧”。我的书包是妈妈用茵丹布缝制的布袋,用布条扎了两根长长的带子,可以斜背到腰旁。里面就只有两本书,两三个本子,两只铅笔,还有一把军绿色外壳的折叠小刀。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是未知,我心中难免有些忐忑,孤独感犹然而生,我望了望姨妈,看见她直溜溜的眼睛盯着我笑,是那麽的温暖那么的慈祥,我的心一下释然了。
大慨八九点钟的样子,同学们都稀稀拉拉的到齐了,我们班是一年级一班,黄老师教的(姨妈),对面禅房是三年级一斑,是敖老师教的,这里的学校只有2个斑,老师从一年级教到六年级,教师都是夫妻两人同教一个斑。我们的教室是靠山那一面的禅房,房外是两三米高的山崖,崖上长满了脆绿色的苦竹,房外面有石板铺就的散水,散水旁边是沙石上开筑的排水沟,那沟里涓涓的细流不管天晴还是下雨,永远也流不断。
禅房做的教室宽有6米多,长有7-8米吧,讲台是个木头钉的台子,有二十公分高,讲台的墙上挂着一块大木板,用黑漆刷了表面,依稀记得教室里每排有四张课桌,两两排列中间留有一米宽的过道,櫈子是那种可容两人坐的板櫈。我坐在第三排靠天井的位置,光线要比靠山那面好多了,我环顾周围的同学,一个也不认识,但毕竟是小小孩,很快就打得火热了。农村的小孩都穿的破破烂烂的,清一色的赤脚,书包也是五花八门,有布袋,有木箱,有的干脆提个米袋,还有藤编的书包,那可是正规的东西“宝贝”,可能上一辈就是读书人吧!
随着房檐下斜吊着的钢板噹!噹!的敲响,同学们渐渐安静下来,黄老师走上了讲台,她二十多岁,青春焕发,阳光朝气。讲了些什么?我也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老师说:“零是什么?. . . . . .就是啥也没有!”然后就讲到一,二,三,四,五. . . . . .的慨念。回想起来这些知识现在怕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也都不屑一顾了吧。但那时七岁的我才第一次有了数字的慨念,最让我难忘的还是语文课,那篇:“小小的船”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小小的船两头尖,我在小小的船里坐,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是啊!时光已经远去,过去的事情就像那遥远的星星还在心中一闪一闪的。


补充内容 (2021-8-2 12:25):
请网管把重复的删掉吧!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31 10: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钦弓。 发表于 2021-7-30 21:54
真实的故事,远去的记忆,也有些模糊了,谢谢!外孙看了我的故事,嚷着要到“观音寺”去看看,我说:明年 ...

童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10: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咋后续的文发不了呢?说要是要审核,昨天就发了,今天又重发,还是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13: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待续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14: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送别了母亲,姨妈说:“明天该上学了,把你的东西整理一下吧”。我的书包是妈妈用茵丹布缝制的布袋,用布条扎了两根长长的带子,可以斜背到腰旁。里面就只有两本书,两三个本子,两只铅笔,还有一把军绿色外壳的折叠小刀。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是未知,我心中难免有些忐忑,孤独感犹然而生,我望了望姨妈,看见她直溜溜的眼睛盯着我笑,是那麽的温暖那么的慈祥,我的心一下释然了。
大慨八九点钟的样子,同学们都稀稀拉拉的到齐了,我们班是一年级一班,黄老师教的(姨妈),对面禅房是三年级一斑,是敖老师教的,这里的学校只有2个斑,老师从一年级教到六年级,教师都是夫妻两人同教一个斑。我们的教室是靠山那一面的禅房,房外是两三米高的山崖,崖上长满了脆绿色的苦竹,房外面有石板铺就的散水,散水旁边是沙石上开筑的排水沟,那沟里涓涓的细流不管天晴还是下雨,永远也流不断。
禅房做的教室宽有6米多,长有7-8米吧,讲台是个木头钉的台子,有二十公分高,讲台的墙上挂着一块大木板,用黑漆刷了表面,依稀记得教室里每排有四张课桌,两两排列中间留有一米宽的过道,櫈子是那种可容两人坐的板櫈。我坐在第三排靠天井的位置,光线要比靠山那面好多了,我环顾周围的同学,一个也不认识,但毕竟是小小孩,很快就打得火热了。农村的小孩都穿的破破烂烂的,清一色的赤脚,书包也是五花八门,有布袋,有木箱,有的干脆提个米袋,还有藤编的书包,那可是正规的东西“宝贝”,可能上一辈就是读书人吧!
随着房檐下斜吊着的钢板噹!噹!的敲响,同学们渐渐安静下来,黄老师走上了讲台,她二十多岁,青春焕发,阳光朝气。讲了些什么?我也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老师说:“零是什么?. . . . . .就是啥也没有!”然后就讲到一,二,三,四,五. . . . . .的慨念。回想起来这些知识现在怕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也都不屑一顾了吧。但那时七岁的我才第一次有了数字的慨念,最让我难忘的还是语文课,那篇:“小小的船”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小小的船两头尖,我在小小的船里坐,只看见闪闪的星星蓝蓝的天。是啊!时光已经远去,过去的事情就像那遥远的星星还在心中一闪一闪的。

补充内容 (2021-8-2 12:25):
请网管把重复的删掉吧!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31 17: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钦弓。 发表于 2021-7-31 10:52
朋友,咋后续的文发不了呢?说要是要审核,昨天就发了,今天又重发,还是没有!

你问管理哦。我不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31 17: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杀天 发表于 2021-7-31 17:11
你问管理哦。我不了解

哦!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14: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送别了母亲,姨妈说:“明天该上学了,把你的东西整理一下吧”。我的书包是妈妈用茵丹布缝制的布袋,用布条扎了两根长长的带子,可以斜背到腰旁。里面就只有两本书,两三个本子,两只铅笔,还有一把军绿色外壳的折叠小刀。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是未知,我心中难免有些忐忑,孤独感犹然而生,我望了望姨妈,看见她直溜溜的眼睛盯着我笑,是那麽的温暖那么的慈祥,我的心一下释然了。

补充内容 (2021-8-2 12:25):
请网管把重复的删掉吧!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14: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慨八九点钟的样子,同学们都稀稀拉拉的到齐了,我们班是一年级一班,黄老师教的(姨妈),对面禅房是三年级一斑,是敖老师教的,这里的学校只有2个斑,老师从一年级教到六年级,教师都是夫妻两人同教一个斑。我们的教室是靠山那一面的禅房,房外是两三米高的山崖,崖上长满了脆绿色的苦竹,房外面有石板铺就的散水,散水旁边是沙石上开筑的排水沟,那沟里涓涓的细流不管天晴还是下雨,永远也流不断。

补充内容 (2021-8-2 12:26):
请网管把重复的删掉吧!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14: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禅房做的教室宽有6米多,长有7-8米吧,讲台是个木头钉的台子,有二十公分高,讲台的墙上挂着一块大木板,用黑漆刷了表面,依稀记得教室里每排有四张课桌,两两排列中间留有一米宽的过道,櫈子是那种可容两人坐的板櫈。我坐在第三排靠天井的位置,光线要比靠山那面好多了,我环顾周围的同学,一个也不认识,但毕竟是小小孩,很快就打得火热了。农村的小孩都穿的破破烂烂的,清一色的赤脚,书包也是五花八门,有布袋,有木箱,有的干脆提个米袋,还有藤编的书包,那可是正规的东西“宝贝”,可能上一辈就是读书人吧!

补充内容 (2021-8-2 12:26):
请网管把重复的删掉吧!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1 22: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侥幸短篇短篇的发了一点点,又发不了!还是要审核,不知需要要几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2 12: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乡间的生活对城里的孩子来说既新鲜又好玩,到处都充满了魅力。没过几天居然就有了几个好朋友,大家在一起玩得非常开心。课闲时我们都涌向后山门,下得几级台阶旁边有一棵高大的“水梨子”树,树冠已经高出屋檐好几尺了,那干要两个小孩子才能围得住。上面挂满了像樱桃大小的果子,听他们说要到秋天果子才能黄熟,味道酸酸甜甜的和梨一样,因果子太小了大人都不感兴趣,可那却是孩子们的最爱,大家都在盼望着。寺院建在山间,周围不是山崖就是陡坎,难得后山门外还有一块三角形的平地,那是块红沙地,是老师们的菜园子。现在是初夏,园子里充满了生机,靠近山崖那边插了一排排的竹竿,两根两根的交叉搭成三角形的架子,上面挂满了豇豆,四季豆。豆架前面的地里种的是辣椒,茄子。靠近土地的边坎种了几颗南瓜,南瓜藤长得很壮有些翻下了土坎,长到坡下的高粮地里去了,高粮正在抽穗,抽的早的也经弯腰了,有的穗还是直立的,刚出壳不久,每次来到高粮地旁,大家的眼睛都会来回在穗杆处搜寻,寻找一种叫“灰包子”的东西,那是一种高粮的病害,穗抽不出来,在壳里形成了指母大小长短的节,上面布满面黄色的灰,那灰香香的,有些黄豆粉的味道,里面的心甜糯甜糯的非常好吃,那可是山间的美味,很难得的。土坎上南瓜一个个斜趟着,有些垂下来崩紧了藤蔓,真怕它们滚落下山崖。沿着地的边缘每隔一段就立了一根一根粗壮的竹桩,有一米多高,上面横着捆绑着一整根一整根的黄竹,没有剔去枝叶,就那么捆上去,是一个平整延伸的架子,上面满是绿叶往下挂满了大大小小的丝瓜。地里丝瓜,南瓜的花开得正艳,花朵中常有蜜蜂在采蜜,其中有一种蜂子有一寸长,黑色的身躯,两片窄长的翅膀,腹部细长尾部尖尖的,黑得发亮,慢腾腾的在花间飞舞,好想抓一只来玩玩,看到它尖尖的腹部,小伙伴告诫自己:别碰!有毒针!。


补充内容 (2021-8-3 22:07):
昨天发的续帖,今天也没有审出来,不知网管在不在?看看明天如何?

补充内容 (2021-8-4 14:12):
过去了2天,后续帖子还在审核。

补充内容 (2021-8-5 17:33):
3天了,帖子还在审核!

补充内容 (2021-8-6 13:55):
过去4天了!

补充内容 (2021-8-7 14:16):
5天也没有审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2 21:30:17 | 显示全部楼层
菜园靠山那边的崖璧,有两米多高,山崖上长满了往崖下倒垂着的“三月泡”,它的主干枝条有酒杯粗,枝节间满是尖尖的小刺,枝条层层叠叠的,现在正值初夏,树端头的新枝往上蹿着头,翠绿的新芽正兹兹的往上冒,崖上一片葱绿。
伙伴们说:“这树春天开白花,到了三月结出甜甜的红色果实,比樱桃要大些,味道要比桑泡好吃得多了,小半天就可以摘到一蓝子呢”。可惜我没有这口福,还得等到来年。崖顶不知道在哪里有山泉不断的往下趟着水,一直流到崖下的小沟,绕过菜园排到山腰的水渠里,泉水把整个崖璧都浸润了,满满的长了许多“猪鼻孔”草。山石上有裂缝和星星点点的小洞,旁边总有许多山螃蟹潜伏在草丛中,它们有褐黄色的外壳,身子比河沟里的螃蟹小了许多,舞着一对小钳子,米粒般大的眼睛竖起来四处张望,嘴里悠闲的吐着泡泡,只要点点动静,一眨眼就逃到石缝洞里去了。为了逮住它,我们屏住了呼吸,轻轻的挪过去,突然一下子!一把抓住了它,没有不成功的。抓螃蟹必须是一把抓住,不然钳子会夹到手的。顺着水沟往上走,离开了菜园,前面有个宽大的石井台,厨房的后门就紧挨哪里,大人们在那里打水,洗菜,洗衣服。井边有一种山蛙,它是褐色的皮肤,躯体两侧各有一抹草绿色,躯干修长两条腿粗壮,当有人出现它们就扑通一声跳到井里。井台旁边有条窄窄的小路通向后山,那条路是直接在石崖上开凿出来的,非常的陡俏要手脚并用才能爬上去,我们常常到山上去玩。一次野兔子的窝就筑在水井崖坎旁的杂草丛中,有手脚快的还抓住了两只小兔呢,说得我心里痒痒的,可一直逮不着样的机会。后山上那片苦竹林,竹稍顶端常常能找到“香猴子”那是一种有小指头大小,模样就似端午节做的那种猴形的香囊一样,在竹稍上寄生的东西,它表面是灰黄色的,剥开里面是淡红色的。我们常常摘下来玩,闻闻那一股股清香味,大人们用它来泡酒,没几天酒就变成红色的了,据说
这种药酒可以治风湿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5 13: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往事【散文吧】_百度贴吧  https://tieba.baidu.com/p/74491698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6 22:44:5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tieba.baidu.com/p/74549785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10 13: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老了,童年的事总是缭绕在脑海里,想写点什么,又怕那些陈年老谷子的事情,像王大娘的裹脚又长又臭,嚼之索然无味!加上文脉也没有,也只是试试,留个念想自己看吧。
    后续也发不出来,有感兴趣的朋友,到17楼,18楼链接里去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17 17: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后山的竹林并不大,往上走就全是石头坡地,竹鞭发展不开,林子也就只有那么一片了。坡上满是大大小小的山石,大的有房间那么大,小的也有饭桌大小,前面就是山顶了,坡度并不大,这些石头不知从哪里飞来的,真是有些奇怪了。石头表面长满了“石耳”天晴时石头看上去是灰黑的,到了下雨那些黑色全是“石耳”。这里一团那里一团,黑色透明水嫩嫩的,就像是果冻,但是比果冻劲道多了。我们常常爬到石包上去摘,每次都能搞到半篮子,石耳比木耳嫩,但陈放不得,放久了就会化成水,一般用清泉洗净,还得多淘几遍,拌上佐料特别的爽口,但那些沙总也洗不尽,好吃也就管不了那么多。
在山石的底部,有些碗口大小的洞口,爬得光溜溜的,伙伴们说:“那里面有山耗子”。据说比黄鼠狼小不了多少,逮住拌点盐放灶口上面薰干,味道鲜美极了,那是冬天大人们桌上下酒的好菜,可惜我没有口福,没看见更没有尝到过。坡地上长满了地瓜藤,地瓜的叶子椭圆形,叶子革质,上面长满了浅浅的细绒毛,既耐干又耐嗮,人们常说:“六月六,地瓜熟”,这次我可没有错过。地瓜藏在密密的叶子下,在紧贴地面的藤蔓上,瓜向阳的一面是土红色的,背阴靠地的是水红的,没有成熟的地瓜都是青的,表面有针尖大的疙瘩,手一掐,就会流出白浆来。地瓜其实并不大,只有钢笔头大小,甜甜的果酸味真好吃,找到一个吃掉一个,没有剩的,扒到大的小伙伴们也总是要炫耀一番:“看!我这个好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18 12: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沿着山石间曲曲窄窄的小道,一会儿就到了山顶,说是山顶,其实就是一段较为平缓的山地吧了,山外还是有山的!小道的尽头左边是上山的大道,那是山区通往大渡镇的主道,我家祖祖辈辈的先人,就是走的那条道赶场呢!,前面说到的那大石岩璧就在下面二十几米的地方,我们从后山走过的小道,就在那崖的崖顶,大黄葛树就扎根在小道的石头坡上。小道的右边有一座茅草屋,大慨有四间房,那是小伙伴“小李子”的家。大道与茅屋之间是一大块一大块的稻田,在山区,这样大的梯田还是比较少的,现在秧苗也齐腰高了,一片翠色。青蛙在大田深处的“呱!呱!”声此起彼落,好一派丰收在望的景象。在大道下山处,稻田前面有一间小小的茅草屋,是乡里的“超市”,大家都叫它“幺店子".里面柜台上摆放了几个玻璃瓶,我记得有一个瓶装的方块的薄荷糖,每块有指甲大小,一分钱二块。其它就卖点洋火,洋油白糖之类的东西,那时走亲戚朋友,手上多要拿半斤白糖,那是用草纸包装的,折叠得四四方方,封面还塌了一张红纸,颠巍巍的提在手里,进得门去,是非常有脸面的。草屋门前,摆了张小桌,有几个玻璃杯,上面用方形的玻璃片盖着,那杯里盛着凉水,有红的,有绿的,还有黄的,这是用泉水和糖精色料的混合物,走远路的人口渴了,花上一分钱就可以喝上两杯。那时的挑夫,肩客都喜欢在大树下的岩腔里歇稍,喝上两杯凉水是件非常惬意的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22 21: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几天都审不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8-29 16: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勾起了我们对小时候满满的回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8-29 17: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好文彩,静待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29 18: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路上的人,最辛苦是那些挑夫和肩客,挑夫是挑篦条的,那是用水竹划成的,有牙签粗细,成捆的篦条两头弯曲,头交叉捆绑在一起,一人两捆用扦担穿在两头,就可以出发了。一挑有一百多两百斤。那是用来做啥的呢?有一首歌: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扦绳”荡悠悠。就是拉船用的扦绳,都是用竹子編成的,那时的大渡口,家家户户都在編。肩客还要辛苦些,都是些扛大木头的人,山上的木头砍下来裁成两米多一段,一般直径有30-40公分,重200来斤,靠人工扛到镇上去。扛木是有讲究的,每个人手里都要拿个叉子,那是一根锄把样的木棍,顶上有个叉和人一般高,叉子上用篦条捆了一木勾子,肩客要歇稍时就用叉子撑住木头,用勾子挂住木头上的篦条,利用杠杆原理,木头稳定在叉子上面,人就可以脱出离开木头来休息会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29 18: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海福星 发表于 2021-8-29 16:09
好文章,勾起了我们对小时候满满的回忆。

谢谢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29 18:5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摆哥 发表于 2021-8-29 17:02
好文章、好文彩,静待后续。

未完待续!就是审得慢!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29 18: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幺店子"的旁边就是稻田的排水口了,那些梯田叫“正沟田”,下雨天排水量挺大,在排水口下方,沙岩被水琢出了一个大坑,直径有一米多,几十公分深呢,水通过坑穿越道路,沿山坡的渠道,流向坡下的稻田里。坡上的沟,在水流大的地方被冲出一个接一个的坑,一到大雨初停,我总会和小伙伴一起去林子里光顾那些水坑,每次都会有不小的收获,坑里都是些鲫鱼,泥鳅,黄鳝之类的,我们最感兴趣的还是乌鱼,那鱼是青灰色的,有些浅色的条纹,这种鱼是专吃鱼的特别凶猛,所以味道挺好,我们常把它用芭蕉叶包起抹上黄泥,拿到岩腔处,堆几块石头支上些棍子,用干柴火烤起来,熟了再洒上点盐那美味就不用说了。天气晴朗的时候,排水口下那个大坑也没有多少水,我们常去哪里玩,在岩石的缝里,有一种“白善泥”,那是一种细细的白膏泥,既柔软又有延性,我们常常拿它来做一种可以吹奏音乐的哨子,先得把泥揉上好多遍,直到水分适中柔软不开裂时,把它幹成像饺子皮那样的,再合起来,但里面一定是空的哦!慢慢的加点水把那口不留痕迹的缝合,一端抽出一个像香蕉把一样的东西,那是嘴吹的地方,整个形状就和米香蕉一样,那吹口和现在小孩玩的小鸟吹哨一样的原理,等它慢慢的阴干,不断的用铅笔杆在上面磨,直到干透,也磨得精光了。在干透之前,每边各开上三个孔,孔有筷子头大小,六个音节。吹奏时拇指和小指托着哨,两只手摁着六个孔就可以吹起来:“张萝兜李萝兜,你的萝兜好!。。。你的萝兜好个丘”。这悠扬的哨声至今还在我心头缭绕,直到多年后我才知道这种哨子叫“埙”我们的祖先早在几千年前就在吹奏了,想不到到我儿时仍然有的玩,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几千年都不断流啊。可惜现在的孩子都不玩了,压根不知道这种东西(时代前进了),要看!也只有去博物馆了,想想也就多了几分惆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8-29 22: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吃过午饭,太阳高高的挂在头顶,大人们都午睡了,我却没有睡意,因为口袋里有一分钱,想到“幺店子”买块薄荷糖吃,我悄悄的从房间溜了出来,一转弯就是厢房的过道,准备从大殿山门外出,那里到“幺店子”只有几十米的坡路了,挺近。比后山那条路好走多了。突然!我看到敖老师家那边厢房木板缝,正往外蹿着火苗,还伴随着“嘶!嘶!”的响声。“不好了!着火了!着火了”我大声的叫起了,这一喊!大家都从房间里涌了出来,人们满脸的惊愕。楞了一会儿,是男人喊,女人叫,小孩哭的,一切都乱套了。大人们端着脸盆,拎着水桶忙不迭的往房间里泼水,火还是越烧越大了,这哪儿成啊!山里没足够多的水,井里面的,沟里的,那些也只是杯水车薪吧了,不管用!火势很快就蔓延开来,炙热的火焰蹿上了房顶。有人喊着:“上房!上房!揭瓦啊!”几个年轻人很快就翻到了房上,只听到哗!哗!的用腿往下蹬瓦声,伴随着瓦片啪!啪!掀落到天井,有人把木柠条一根一根的撬下来,扔到后面阴沟里。但一切都是徒劳的,火控制不住,男人们匆忙着往外搬东西,一堆一捆的往山上扔,整个后山的竹林里到处都是衣服,棉被的,家具,锅碗瓢盆的。在山上女人们楼着自家的孩子,守着枪出来的东西,惊恐地看着大火把家园吞噬。火烧了整整一夜,十几里外都能看见那冲天的火光。天亮了,一切都化成了灰烬,只有大根的木头还立着,冒着缕缕青烟。早晨阳光依旧,照着寺庙的断壁残垣。姨妈一夜没睡,望着山下,目光呆滞,显得苍老了许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收藏:856 | 帖子:16万

侵权举报: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举报电话:0830-311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