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教育培训   存在我记忆里的诗篇——甜味的画
返回列表
查看: 468|回复: 0

存在我记忆里的诗篇——甜味的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6 17: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存在我记忆里的诗篇——甜味的画
作者:泸州老窖天府中学高2019级27班 商洧豪
指导老师:泸州老窖天府中学 陈徐
窗外的梅花初开,散发着迷人的香味,我独自坐在窗边,独自看着窗外的风景。窗内的我握着一支碳素笔,手悬浮停顿在白纸前,欲“言”又止。窗外的一个小男孩兴奋地跑到一个卖糖画的小铺上,拿出一堆皱巴巴的钱叫着:“叔叔,我要买一个糖画!”框住了世界的景色的窗并没有框住我对过去的回忆。
那时也是梅花初开的时候。雪花纷飞,飘在空中,挂在树上,落在路间“银装素裹,分外妖娆”。那时的我有些稚气,身穿大棉袄,头戴小绵帽,就像一个肉包子一般。红扑扑的脸上戴着一个白白的口罩,但这不能掩饰我的兴奋。我跑到糖画店前,叫了一声:“老板!”随即弯腰从裤兜拿出一张揉皱了的纸币,碾平递给老板,说:“来一个雪状的糖画。”老板将钱往天上一放,一看,说了声“好嘞!”用左手将钱放在一旁。
那时的老板并非现在的老板。那时的老板是一个老人,他有一头银发,梳理的很整齐,但被帽子遮住了一大半只剩两鬓露在外,他穿着绿色大衣,戴着黑色手套,他几乎都是这样打扮。
在作画之前他都会先把大衣脱掉,只剩一件衬衫,然后把手套摘掉露出“厚实”的手掌。他会拿出一块宽木板,再拿出一个刷子刷几下,他说:“画板一定要干净、整洁,才能画出一副好画。”他又拿出几根木签,放在木板正中央,刚好与木板的树纹平行。这些树纹呈姜糖色。他将提前预热好的麦芽糖呈在碗中,刚好在三分之一处。他拿出一根看起来与碗配套的木棒,放入碗中轻轻地旋着。将糖均匀地裹着木棒。“只有将细微的事做好才能做成大事。”他说。
木板作纸,木棒作笔,以糖为墨,做出最美的画。
他用左手作画,他以前是用右手,他轻握着木棒,手如同蝶一般在空中轻盈的舞着。时而如同寻到花一般快速划过;时而如同采蜜一般停顿滞留。在他作画时我都默不出声,只是静静地观着。
他的脸有点枯黄、消瘦,但仍能看出他以前的壮硕或是肥胖。那时的我看不懂他的眼神,像是享受,像是自然;像是不舍,像是释然。我从他的眼里看出了完全不同的眼神,那时的我不明白。
他画完了。但还需等糖凝固,于是他与我来聊起了天,尽管我只是一个小孩子。
“孩子,你为什么常常来这里买糖,你妈妈难道没给你说过小孩子糖吃多了不好吗?”他问我。
“因为我喜欢吃糖,但我也很喜欢画画,当然我也很喜欢你。”我用稚气的声音回答道。
他笑了,笑得很开心。他走来,用右手摸着我的头。我感受到他的手在颤抖,我想他一定是很高兴吧。“老板,老师叫我画出一个人的样子,但我画不出来,你能教我吗?”我问。
“好啊!”老板欣然答道。“你想画谁呢?”他问。
“就是你啊。”我答道,老板说:“好嘞!”他重复着之前的动作,但在画之前他顿了顿,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但很快又恢复了,他在“雪”旁作画。他的手再次握住木棒,在空中舞着,但这次并不像蝶,而是像鹰,在空中一圈一圈盘旋着。过一会儿他画完了,我又与他聊起了天。我们什么都聊:学习、玩具、游戏……
我们聊了许久,至中午。糖画凝固了,他用一个小铲子轻轻地铲起“雪”,又用一个大铲子又轻又慢地铲起“他”。“雪”很美,他画了一棵梅花树,树上可明显看出有花的图案,在树外,一大片全是雪,每一片雪与雪之间都有一根极细的“发丝”连着,如果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有“发丝”的存在。但相反,他画的“他”十分粗糙。他画了一个圆,还是一个不完整的圆。像是缺“墨”了,又像是刻意为之。
“老板,你是不是画错了。”我指着“他”说着。
“没有,这就是我。”他答道。我感到十分困惑。
我品着“雪”,“雪”很嫩,入口即化,“真的很有‘雪’的味道呢!”我对老板说。
“当然了!”他答道。过了一会儿又说:“你猜‘我’是什么味道的?”
“我猜你是糖味的。”我说。听完我的回答,他说道:“‘我’是苦的。”我感到疑惑,我问道:“为什么‘你’是苦的呢?”他不作声了,只是轻轻地往墙上一渺。但我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我往墙上看去,那里只有一个相框,相框里有……
我记不清相框里有什么了,但我记得他看向照片时苦涩的表情。我忍不住想一探究竟的冲动,我跑到楼下,回到那个卖糖画的店铺。
“老板!”我叫道,我拿出一张现金递给现在的老板“来一张糖画。”我想了想,又叫:“来个雪状的!”
“好嘞!”现在的老板答道。我看着他,他忙碌着。他拿出了一块木板,与回忆中的木板似乎一样,但又有些不同。树纹上的姜糖色更深了。他呈出一碗麦芽糖,将一根木棒放进去,把糖均匀地涂在棒上。他开始作画了,他的手像蝶一般舞动,但是用右手。一会儿,他画完了我就与他聊起了天。
我们聊了许多:政事、地理、财经。无所不谈。
“老板,你不是最开始的老板吧,最开始的老板呢?”我问。
他沉默不语,他的眼神向墙上看去,我也看去。那里有一个相框与一个被裱起来的画,是一个完整的圆,在圆的左上角有一条很明显的线,把画分为两块。其中一块很像当初的“他”。
“你认为‘他’是什么味道的?”现在的店主问。
“‘他’是苦的。”我答道。
“对也不对。‘他’的确是苦的,但有一部份是甜的。”他说。我愣了愣,随即说道:“对啊!是甜的。”
他把“雪”递给我,“雪”真的很好看,他画的“雪”梅树特别高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收藏:22 | 帖子:2629

侵权举报: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举报电话:0830-311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