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文苑天地   明理暗里(长篇小说连载25)
返回列表
查看: 2819|回复: 0

明理暗里(长篇小说连载2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5 10: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蚱蜢舟 于 2020-5-5 10:45 编辑

       1998年。
市委组织部阮部长办公室,孙主任正面临着一次前途与命运的抉择。
孙主任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市计生委主任,本名孙晓银,喜欢开荤玩笑。正是由于本人爱开荤玩笑,人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喊他是“孙小淫“。多数时间把姓去掉,直接叫“小淫”。但岁月不饶人,小淫已经50岁了,人们只好叫他“老淫”了。
阮部长说:“老淫啊,50岁的人,基本不在提干的考虑之列,想到你在计生这条线干了几十年,是该梛梛位子了。组织上研究了两条意见,先征求你的意见。第一,平调去教育局当局长;第二,调你去云阳区委当副书记,分管文化、教育、计生、劳动、建设部门。”说到这里,阮部长停了下来,望着老淫,不开腔了。
老淫噘着嘴,皱着眉,似笑非笑地望着阮部长:“你把话说明白点,不要整得本人心头不明不白的。”
阮部长“啧”了一声:“呃,你都是老革命了,这都不明白呀?”老淫说:“不明白。”“哪里不明白?“阮问。老淫回答:“哪里都不明白。你们搞政工的,说话尽是说一半,留一半,就像克格勃一样。一个组织部,一个纪委,就像间谍部门,说话办事都像在搞间谍工作!”
阮部长“噗”的一声笑了:“总结得独特。不过只能在这里说说,出去不要说这些话。”老淫说:“本人才不会这样没水平。呃,把话说透彻点,这样安排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阮部长说:“你又不是才当领导,这点分析能力都没得呀?“老淫不开腔,等阮部长“日胀”自己,他懂,懂得哪个时候该反驳,哪个时候该接受。“日胀”是方言,在这里作动词当“奚落”解。作名词用时当“精怪”解,指十分讨厌的人。
阮部长继续道:“平调去教育局,就意味着你到此为止,虽然可以梛部门,但梛不了位子。当然,如果你要去犯错误,比如贪污腐化耍小姐,或者捉奸在床,那位子就不是梛不梛的问题了。”
老淫“哼哼”地笑了几声:“你说得本人好憨!”
阮部长忍住笑:“调云阳区委当副书记,虽是降格安排,但三年后回到市里,就可以提为副市级领导,比如到政协、人大等部门。去政协、人大,是当领导最好的归属。市委主要领导对你够意思了,这个情看你领不领了。”
老淫又“啧”了一声:“去当副书记,面子上是觉得….嗯,有点....”。阮部“切”了一声:“说你老,硬是老,我说的是思想不是人老哈。降格安排又不是啥子新鲜事物,很多准备提干的人都可能降格安排,你以为硬要犯了错误才降格安排呀?新的看法和认识是降格安排的目的就是要提干,是重用不是处分。看来你是该好好学习了。”
老淫说:“是,我是该学点克格勃的基本伎俩。”阮部长问:“这下明白没?明白了就表个态。”老淫说:“你以为本人真的不明白,早就明白了,只不过想听你把话说明白些。早想好了,去云阳区。”“为什么呢?”阮问。“为什么?一是要对得起领导的关怀,二是要对得起自己的下半生。”阮说:“云阳区有两大美女,一个是纪委的王书记,一个是紫檀镇的黄家莲。你去了那里,可以好好结交结交。”
老淫说:“好,等我结交好了,给你推荐。”
阮部长说;“好吧,说话算数?”
老淫说:“别拿我开心了,组织部长,还有认不得的?还有啥子指示没得?”
阮部长嘿嘿地笑着说:“没有了,晚上一起吃饭吧,算我提前给你饯行。”
晚上,“好客来”酒家二楼雅座。
十个人,一桌菜。人有:组织部阮部长,组织部办公室主任;人事局局长、劳动局局长、文化局局长、教育局局长、建设局局长、云阳区委书记,也就是说不准打“尖飞机”的那个万书记、区长,老淫。菜有:三文鱼片、水煮鲍鱼、清蒸大闸蟹、清闷鱼翅、燕窝羹、烤牛排、白砍鸡、黄焖鲫鱼、莴笋烧鳝鱼、月母鸡汤、卤牛肉、北京烤鸭、时令蔬菜等等。
当时有个四言八句:“开会不在主席台,照相不在第一排,请客吃饭客不来,打点麻将不胡牌。”说的是人生的悲哀。但这是组织部长请客,没人不敢来。说的是六点,多数人提前赶到。文化局张局长迟到五分钟,组织部办公室王主任说:“哦,张局长好忙的呀?”张局长急忙解释:“对不起对不起,来了个本土农民诗人,拿了些他的诗歌,要请我们出钱给他出本诗集,坐在那里不走。”老淫问:“那你咋个打发人家走的呢?”张局长答:“打发什么呀,把李局长叫来陪他,说我有急事才走脱。”阮部长说:“你们文化部门,应该好好对待本土作家,要大力扶持才对。”张局长忙回答:“是是是……”
阮部长说:“好了,人到齐了。今天叫大家来聚聚,两个意思,一是很久没和大家聚了,见见面,有句话说‘许久不见,心中甚是想念。’弟兄之间应该多走动,这样才能加深感情;二是孙主任即将下派去云阳任职,今天提前给他饯行。还要请云阳区委、政府的领导多关照。”云阳的两个领导忙说:“哪里哪里,孙主任是市里来的领导,还要多多关照我们才是。”阮部长又说:“没正式通知前,大家知道就行了。来,大家举起杯,祝大家工作愉快,身体健康,祝孙主任下去后一帆风顺。干杯!”
酒,喝的是泸州的1573,当时的价格,一千二百元一瓶。这些领导个个都是海量,我们崇尚那句话:“酒品看人品”。为了人品,这几个的酒品都好的不得了,从不推杯,人平一斤酒不成问题。一桌菜,十瓶酒,一条中华香烟。这顿饭吃下来,大概一万五千元左右。
之所以叫办公室主任来,一是陪客,二是联系、结账。要不然叫他来干什么?
酒足饭饱,办公室主任说:“都不要走了,去“夜来香”唱歌,的士我已经叫好了,就在门口,两个的士,五个人一辆。1号厅。”阮部长说:“把单位几个漂亮妹妹喊来,陪会儿我们这些领导。”办公室主任说:“喊了,已经去了。”
“夜来香”歌厅是市里最大最豪华的歌厅,按小时收费,每小时二百元。啤酒每瓶二十,市面上十元,拼盘水果每盘八十,如果在在市场上买,最多也是十元。各种袋装小吃,比如瓜子、无花果、酸梅等等十元一袋,市面上最多一、两元。
一号厅是这个歌厅最大的,七、八个漂亮的妹妹已经把酒水和小吃点好,放在摆成一排的玻璃茶几上。音乐声震耳欲聋,硕大的电视上放着剧烈晃动的MTV。
办公室主任说:“各位领导要唱什么歌,我们的妹妹给你点。来来来,小陈,挨着郑局,小胡,坐这里,挨着张局。小张,呃,不要一个个的喊噻,主动点哦。”妹妹们每人找了一个领导,坐在旁边,给他们倒啤酒,把小吃递到领导们面前,给他们在点歌屏上点歌,忙得不可开交。
老淫是歌厅的常客,本来五音不全的他,经过无数次锻炼,也只能唱得来“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他拿着话筒,竭尽全力的吼,唱到高兴时,他要弯下腰,提起一条腿在空中晃荡。这是它的招牌动作,大家笑称是狗狗提腿撒尿式。
文化局张局长因为迟到,还没机会表现,等老淫唱完,便迫不及待地拿起话筒说:“各位,我们请阮部长为我们唱首歌,大家欢迎!”在座的热烈拍手,张局长又说:“阮部唱什么,我给你点。”老淫说:“你点得来啥子哦,还是请妹妹帮忙点吧。”张局长环顾了一下四周:“哟!咋个阮部一个人,没得人关照呀?”阮部长说:“叫来是关照你们的,我孤军作战就是。”张局长说:“要不得要不得,看….看…哪个哪个?”“阮部长笑着说:”不要献殷勤了,这些人你又不认识,哪个你都叫不出名来。来,小梅,你给我点首《东方之珠》。”
那个叫小梅的妹妹急忙站起来,过去把歌点好。老淫叫到:“两个人唱的噻,哪个妹妹和阮部一起唱?”。办公室主任说:“就小梅和阮部一起唱。”
阮部长和小梅似乎演练过很多次,十分清楚男女的分部,阮部长还在齐唱中加了二声部,众人不断鼓掌,大声叫好。
老淫和陪他的那个妹妹不断喝啤酒,那妹妹真是个海量,除了跟老淫喝,还给其他领导喝。每个歌唱完了后,她都要主动上前敬酒,拿着两大杯啤酒,自己碰得“咣”的一声,说:“敬你!”一口便吞了下去。
老淫不断竖起大拇指夸奖:“耿直,耿直!。”
酒喝得高兴了,大家便邀请妹妹们跳舞。妹妹们也不推辞,陪着众人跳。
老淫完全处于兴奋状态,把那陪他的妹妹搂得绑紧。眼睛瞟着周围,见没人注意自己,便把脸贴着那妹妹的脸。那妹妹好像也很配合,不把脸拿开,有时还主动贴过来。本来是那妹妹醉了,老淫却以为是妹妹心领神会,便拉着妹妹出门,在过道上抱着那妹妹就大口亲嘴。那妹妹突然醒悟过来,推开老淫,“呸”地吐了一口,跑了。老淫张大嘴,傻乎乎地望着妹妹的背影。朦胧中看见几个少男少女在过道那头捂住嘴笑,好像有人说:“咋!比我们还着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收藏:13 | 帖子:6402

侵权举报: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举报电话:0830-311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