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烽火中的双加镇(云安客)

[复制链接]
     

尚未签到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抗战烽火中的双加镇
云安客(自果居士)
QQ图片20181206093131.jpg
      高三院在双碑子办公,刘家老小也住在这里。廓寰公多年在外为官,从老家云阳带了好多本家娃娃出来。有我喊的卓然(自重)哥哥,秋阳(自然)哥哥。卓然哥哥这时也在高三院担任书记官。
      廓寰公带在身边的还有一人,他叫刘兆远,辈分比我儿子远兮(新安)一辈还低。旧时给后辈取名,都按字辈。字辈是你这一支的始祖排好的,为的是世世代代传承有序。我们这支从迁川云阳的始祖昭和公、昭睦公始,排了几十辈。我们这上下十辈的字辈是:”光明启自新,兆祥成家瑞”。
      所以按字辈我爷爷讳明学,名旭育,字廓寰。这是传统的兴法,现在不兴了。所以兆远比我低两辈了。但昔时大家族,幺房出长辈,正常得很。
      刘兆远家贫,我爷爷见这娃娃机灵,很喜欢。兆远很小的时候,爷爷廓寰公就把他从云阳老家接来带在身边。这时兆远已加入空军。我见过他和他太太一张合影,太太漂亮得很,兆远是一身美式空军校官着装,英气逼人。
      高三院在双碑子的岁月里,兆远不时带着太太,驾一辆美军吉普车回家看老祖宗、老祖婆。
      兆远两夫妇一到双碑子,乡亲们兴奋得不得了。那时,乡下能见到美军吉普和穿美式空军校官军装的军官,是很难得的事情。小娃娃们追上追下的。
      我奶奶把兆远从小当儿子带。每次,小两口一回双碑子,最高兴的是我奶奶。廓寰公、七叔和高三院的好多检察官、法官最想听的是当下战事,每次兆远讲起与日机空战的惨烈、他的战友们壮烈殉国的情景时,大家一片唏嘘。
      哎,在此我把兆远一笔写完。
      中国的抗战煞到了一九四五年,高三院已迁回城里了。这段时间,刘家一个娃娃不时回来看老祖宗,穿一身美式空军校官军装,威武得很,人又长得帅。一起回来的太太也漂亮得很,走在街上那个回头率才叫高。这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刘兆远。
      一到家,兆远喊声老祖宗。廓寰公高兴得不得了,然后最先进入话题的,自然是当下战事。
      兆远是轰炸机飞行员,讲起大反攻开始了,现在该我们出手炸日本了。兆远的部队,已对日本进行了好几轮轰炸。老祖宗、老祖婆、少爷小姐们、家人佣人们听得神采飞扬。兆远说,东京不好炸,几轮轰炸发现战果不大。最后调整作战方案,先用四架运输机漫天洒汽油,兆远他们的轰炸机随后丢燃烧弹。东京建筑差不多都是木结构,这一烧呀,把个大东京一把火差不多烧了个干净。
      我爷爷廓寰公也留须。但没有右任公那样的美髯,是蓄的山羊胡子,大法官威严得很。这时廓寰公摸着他的山羊胡子,乐呵呵直夸兆远:“你们这主意好,你们这主意好。”一大家子少爷小姐家人佣人也在旁议论纷纷,也都说这办法好。
      又是好一阵时间了,老祖宗不时在念,兆远这娃娃多久没来了,也不知他们打得如何。一天,刘家门口来了一辆美军吉普车,跳下来两个穿空军校级军服的军官,走到老祖宗面前。两人笔挺地行个军礼,说声老先生节哀,双手递上一本精美的证书。老祖宗打开一看,是蒋委员长以蒋中正之名亲笔签发的烈士证书,追赠刘兆远为空军少将。老祖宗顿时老泪纵横,长叹一声说:“兆远娃娃也算我老刘家一好男儿,血洒长空,为国捐驱,不枉自不枉自。”
      当时空军航校的校训就是这样写的:“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
      兆远殉国,奶奶悲痛欲绝。
      当年我爷爷把八、九岁的兆远从云阳老家带出来,虽说辈份低好多,但奶奶把他当儿子带。兆远从小一声声老祖婆的叫声,仿佛还在喊。奶奶一手操持兆远上学堂,看着他参加空军,看着他一步步成为空军校级军官;又一手操持着为他娶了媳妇,小两口恩恩爱爱,一声一声老祖婆喊得老太太好高兴。天天盼,盼着抗战胜利,眼看抗战大反攻了,一下人没了,怎受得了。每天抱着蒋委员长签发的烈士证书,哭得昏天黑地,哭了好多天。
      我们刘家有位女佣金孃孃,她在20岁丈夫过世就进了刘家,老家人了。多少年陪着老太太,金孃孃每天就陪着奶奶哭。
      当年我老妈许三孃从沦陷后的上海流亡到四川,她不怕日本人,因为她知道日本人是敌人。文革一来,许三孃每天吓得周身抖,她这时已不知自己是什么人了,哪晓得后来又成老革命。如当时就晓得,能保留下上亿元的财产,还能为现在的泸州市博物馆保留好多珍贵的史料文物。这段历史刘家只有我和老妈许三孃亲历,每天我陪着老妈许三孃烧呀烧呀,烧都烧不赢。第一批烧的,就是兆远少将留下的所有“罪证”。
      那件蒋委员长亲笔签名颁发的追赠空军少将的证书,大的格式、尺寸、模样至今印在我的记忆深处。
QQ图片20181206093906.jpg       
      闲话适谈(云安客)
      我是用手机写的这篇文章《抗战烽火中的双加镇》,写点就发点到微信群里。娃娃们一看到刘兆远这一段,又转入他们各自的群里,立马引起好多朋友的关注。不久就有一些大网站也发动网友去找,整得来全国不知有好多人一晚上都在网上找刘兆远。
      我好感动,谢谢大家了。
      结果没找到,有人说到台湾去找依据。我说,你们为啥老是要在现在的东西里去找依据?淹没在历史烟尘中的人物何止千千万万,千千万万。
      去年我们去腾冲,在国殇墓园遇见一对父子,老人七十多,儿子四十左右。他们见我拿了一瓶我太太亚琦旅游去台湾带回的金门烧酒,和张局、杨会长在国殇墓园大门前的远征军将士名录墙前祭拜汤姑爷,于是跟我们聊起。
      那个儿子是陪老爷子一路从怒江坝,松山旧战场走到腾冲。这老爷子是遗腹子,老汉(川话称父亲为老汉)当年参加远征军一去不返。当儿子的说:“我老汉七十多年一直有个心愿,要来看看当年他老爸血战的地方,我也好想看看我爷爷为国捐躯的旧战场,我就陪老汉走啊走啊,一路走到这里。”一席话,说得我们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中国现在到处都在打旅游牌,我觉得唯有腾冲的城市名片作得最好,“腾冲,中国人的心灵故乡。”大大小小的广告牌做得真好。
      腾冲国殤墓园在文革中也被毁了,远征军阵亡将士遗骸暴尸荒野。重建时,把能搜集到的遗骨一起火化后分为成千上万份,每个墓碑下埋一份。漫山的墓碑呀,看得我们好震憾。细看墓碑上刻的名字、年龄、军阶,差不多都是十几岁的娃娃。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
      腾冲国殤墓园现在也在遍天下找史料,找实物,当年的远征军将士,后人只要能提供依据的,名字即可刻入远征军将士名录墙。名录墙已收录十多万人了,还留有好长的空白。
      老爷子说:“老汉死后,当年还可领抚恤金,有烈士证书。后来就遭了,烧都烧不赢,哪个敢保存。”
      老爷子的老汉一样依据也没有了,当年全部烧了。进不了国殇墓园,老爷子流着泪说:“进不了就算了,我见到十多万远征军将士名录,我也见到我老汉了。原来我连下跪的地方也没有,现在我找到下跪的地方了。”可惜当时该留下他们的电话号码。
      老爷子找到他下跪的地方了,我们走这一路,也找到下跪的地方了。路过松山时,松山竖了一巨幅标语:松山,中国人不得不下跪的地方。这标语让我立马想起消失在太平洋上空的兆远驾驶的轰炸机。
      林徽因有个三弟叫林恒,当时也是空军飞行员,在一次与日机空战中殉国了。林徽因为她血洒长空的三弟林恒写了一首长诗《哭三弟恒》。
她在诗中写道:“这冷酷简单的壮烈是时代的诗,这沉默的光荣是你。”
      我在我的长篇《川江向东流》中写了兆远,有朋友致疑,当年只有美军B29、B25才有远程轰炸东京的能力。
      我回复:好多事情封杀了几十年,当年吓惨了烧也烧得差不多了,后来乱编的又多,好多事情真不好说清了。当年好多事情,老人们也只能在家中悄悄讲。那时我虽小,但明白绝不能出去讲,那会为全家带来弥天大罪。
      重庆最近搞了个《口述历史》,编了很厚本书,由很多尚在的老人讲的。把他们说的记下来再说,叫抢救历史,留待后人考据,我觉得这件事作得很好。
      我少年时听老人们讲,打抗战完全打乱了,好多空军飞行员打来找不到原来的部队就直接跑到飞虎队去了。
      我在《川江向东流》一文中写到的陈姨爹后来在隆昌团管区任中队长,专门收容跑到川南一片找不到原所在部队的散兵,然后把他们又编进新的建制。当年很多事被淹没了,兆远是怎样殉国的,老人们讲就是去远程轰炸日本被击落的,细节就没有了。但我想,能被追赠为空军少将,战功肯定也是很大的,死得肯定也是很壮烈的。我只能按我从小听的写,算留个小史料吧,让后人去考证了。
QQ图片20181206093929.jpg
  作者云安客,本名刘自果,字少传,自带法号“自果居士”,号云安客。云阳古称云安,即云阳人。

     
累计签到:5 天
连续签到:1 天
发表于 5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感人、遗憾!这种资料随着时光推移,今后在也不会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尚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4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殷 发表于 2018-12-11 14:08
真实、感人、遗憾!这种资料随着时光推移,今后在也不会有了。

刘老的真实故事。他正在写长篇《川江向东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5 天
连续签到:1 天
发表于 2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哥 发表于 2018-12-11 14:54
刘老的真实故事。他正在写长篇《川江向东流》

期待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