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9 天
连续签到:1 天
发表于 2018-5-14 10: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花美眷,终抵不过似水流年。见到这句话至很久以后的如今,才发现此言非假。



若是早已预见结局,却还是选择了开始,这是怎样的固执,悲伤,或是执着?



誓言最怕,一人有心,一人无意,后成云烟。



能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便算不得悲伤,未出口的才是久经侵蚀的沉痛。



茶未凉,人尽散,独留晚风斜阳拂孤栏。



犹记当年偶然路过你开满忧伤的窗前,伸手抚过那快要溢出边沿的愁绪,却转身已晚,陌客成了牵绊。



从此纠缠不断,通向离别的断桥,花若能语,是注定的缘,还是是注定的劫。



早知世上,没有什么会是永远,早知万物,没有什么会是不改变。



流光次次催人老,就算等到了梧桐芭蕉换回了一整个秋季,你终究还是成了我心底最不能言说的伤。



聚散无妨,踏着杨花过了谢桥,每个人的梦中深处,都曾有一份得到却又失去的美丽。



只愿孑身离去,飘荡天涯,看尽冷月,听遍胡茄,独自感受西风遍吹秋雨的悲凉。



也许到那时才能够发现,有些情感,淡淡的记忆,远甚于轰轰烈烈的记录。



最欣赏纳兰,有颗像雪一样高贵的心,如果硬要去承受世间一星半点的纠缠,那么宁愿化为水来结束自己。



往事已如烟散去,回忆空空,沉吟至此,才忽然觉出了雨夜后的微凉,你我之间的故事如同十一年前的梦一样,不堪回首。



人心情绪自无端,莫思量,休退悔。是谁惆怅无尽,心字成灰?罢了,往事休堪惆怅,前欢休要思量。



自古相爱容易相守难,一生一代不过成就一双人。时光易逝,淘尽了英雄红颜,只留一地余香借以缅怀,只留千载的孤寂相思无人诉说,何处问多情?



似醉非醉,她说,如果不糊涂一点,如何面对这世间坚硬残酷的种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第一次看见这两句词,便莫名的有种沧桑的触动之感,更是因为它而喜欢上了纳兰的词,如今,倒是有了些更深的体会。



人生如果总像刚刚相识的时候,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你如今轻易的变了心,却说我的心本来就是容易变的。


就那样遇见,就这般擦肩,揣摩不透茫茫人海中为何偏偏是这两人相遇。


最容易被风吹散的岂止彩云,如藤蔓生长的岂止相思。


像流星一样从天空划过,精彩只是片刻,留下的却是无尽的黑夜。


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时光的尘埃还是沾染了什么,至如今,已然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曾经我代替了谁,伴你走过了那一程风景,而后又会被谁代替,续写我们未完的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