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古蔺(二)

  [复制链接]
     

尚未签到

发表于 2017-9-15 17:58:03 来自于手机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舌尖上的古蔺,二
古蔺人富有创造性,在制作食材这一点就得以充分体现,除了一日三餐惯列出现在餐桌上的家常菜之外,便餐,小吃的制作也是精益求精的满足着好吃的古蔺人的这张刁钻的嘴,如今,消失的东西很多了,再回老家早已成为传说,去了当年的老街,上街,已经寻不到那个垂涎欲滴的韭菜盒子的香味儿了,我的老家把这个北方人统称的韭菜盒子另外取了一个更加富有美感的名字:眉毛酥……回忆里这个形状就像一美女的眉毛一般,外壳酥而脆,精华就在里面,大部分是由大头菜组成,少量的肉粒,还有豆腐小块儿,这个简单的组合散发出来的香味儿,勾引的好吃的人们去买来,还带着刚出锅的油温,一口就咬下去,那个香……
爆米花,现在的孩子已经看不到那个场面了,孩子们拿着家里的米或者苞谷去到小贩哪里,小贩的工具很好玩儿,一个可以密封的铁罐,把米放在里面,撒上点点糖精,然后在铁罐下点火,空气膨胀的原理导致铁罐里面的米粒也随之膨胀,最后一声……砰,铁罐口处承受不起空气的压力,炸开来,香喷喷爆米花随之出炉,点点大米换来一盆爆米花自然感觉满满的的幸福感,抓起一把塞到嘴里,小脸笑的特别灿烂……爆米花的出现也让聪明的商人绞尽脑汁的延续这这个传奇,好像是用熬制的糖来把这个爆米花粘合在一起,外面再撒上点点芝麻,中间还有几粒花生米,再切成有序的小方块儿,那个花生米才是真正的香,每次我都是先把花生米抠出来吃了后再享用这块切的四四方方的米花糖,很多女孩吃的也富有创造性,把米花糖拿回家,放在缸子里,用开水泡一会儿,再吃,另有一番滋味……
也许现在的孩们大概都不知道属于我们那个年代的:火炮儿糖,了,记得特别硬,需要使劲儿咬,特别甜,我一般都是含在嘴里慢慢的融化了才算吃完……
和米花糖有异曲同工之处的还有一种叫:苕丝糖,的小吃,也是把红薯切成丝,用油炸,最后用熬制好的糖来粘合,那玩意儿特别黏牙,吃这个苕丝糖的女孩子较多,有的女孩咬住一根苕丝,再把一块糖在嘴边往外拉,粘合的糖丝在中间形成一条丝线,孩子们自得其乐……
说到小吃,老一代的家乡人都会听说过饶民海的名字,我见过这个人,其貌不扬,但是他做的炊饼却在老家享有极高的名气,老家把炊饼叫做:回饼,不能去买凉了的回饼,最好去买刚出锅还带着温度的这个产品,咬在嘴里,有点甜甜的感觉,嚼着很香,最外层烤的点点糊味儿,中和着这淡淡的甜味,成为了老古蔺人的一代记忆……
除了餐桌上的味道,自然的馈赠也是孩子们不会放过的随口小吃,我住的学校里,有很多的大树,其中以桉树和洋槐树为主,每年秋季,树枝上的洋槐花,早已沉甸甸的锤了下来,于是,孩子们爬树,用竹竿去捅,反正想尽办法也要把洋槐花给搞到手,散发着清香无比的洁白的洋槐花也就成为了孩子们口中的美味,花香味很浓,有点甜,略略带着些洋槐树的沉香,那个场景,永恒的定格在我的记忆里了……
大自然的馈赠无处不在,天上地下,水里岸上,应有尽有,记得老家的水系不发达,倒是四处都有涓涓细流,郊坪,共大,三星镇基本每个县城的角落都有这种水量较小的细流,掰爬海,摸鱼儿,逮泥鳅,这些属于男孩子天地里的活动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我也总去参加,印象最深一次我运气特别好 居然摸到一斤多的石胡子(嘎鱼),还有不少小河鱼,手指那么长,兴奋的拿回家,母亲连小鱼的鱼鳞都没有去除,去掉内脏后直接下油锅炸,炸好后就简单的撒点盐,一盘金灿灿的炸小鱼就端上了父亲的酒桌,石胡子呢,一样去除内脏后,拿点盐腌制一下,酸菜和泡姜泡海椒在油锅里炒制后加上水,再把腌制好的石胡子倒下去熬,直到汤都熬成乳白色了,加点盐,味精,出锅,我记得我用这个汤泡饭吃,起码吃了五六碗饭,我还记得父亲严重的表扬了我为家庭第一次做出的杰出贡献,奖金:五分钱……
古蔺人喝酒时的下酒菜特别有味道,当然也就催生了一批对付酒鬼们的美食制作者,把卖剩下的牛腩,各种牛下水,统一起来,开始大锅卤,卤的料里面基本都是独门独户的技术,反正那个中药材的味道很好闻,卤制好后拿出来卖,最后再给食客们送一包自家特制的海椒面,拿回家后打开一瓶只有当年才能看到的:古蔺大曲,夹起一块,送到嘴里,一口老酒,在嘴里砸吧着,回味着,孩子们在自己的膝边嬉闹着,老婆在耳边唠叨着,。辛勤劳累一天,在这些散发着浓浓卤香味儿的食物中,浓烈的老酒里,不知不觉间,已然得到了回报……家乡人把这种卤制的牛杂桶称:牛筋头儿……
能让我想起来就嘴里冒口水的东西很多很多,最严重的大概要算:活白菜……
买点肉末,拿回家炒制,当然各家的主妇们都有属于自己的炒制秘诀和程序的不同,最后形成一锅散发着麻辣味儿适中的汤锅,经济的原因还不能去买什么牛肉,百叶,鱼片,什么的,一般都是以白菜为主,可以有菠菜,蘑菇,莴笋,等等素菜组成,这玩意儿也是下饭的好东西特别是吃到最后,把汤舀出来泡在饭里,用筷子去除掉里面的花椒,辣椒粒,就剩下早已熬好的肉末,这个时候,米粒早已被香喷喷的汤汁泡的发涨,根本不顾烫嘴,大口大口的饭粒和着汤,直接就到胃里去了,我记得只要家里吃活白菜,一家人围着火炉,烧开的汤汁在锅里翻滚着,一片片白菜放在汤里煮着,十来秒钟就可以夹起来吃饭了,……其实,这也算是古蔺式的最早火锅的雏形……,
那些为我们童年时代增加无限魅力的老人们,依稀我还记得好几个名字,饶民海,江克喜,聂瞪瞪,杨四爷……
世事变迁,人心进退,越是在水泥深林里久居越向往儿时生活的回归,社会的极速变化,搅动着每个人的内心,今天的家乡,已然不再是我梦里的家乡,我心里,最奢侈,最时尚的依然还是最简单的那亩田园,顺应自然,传统,也只有在心里去寻找这种属于我的生态样本了……
廷小果
亚运村观巢大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